配色:

字号:

第175章

  饭菜吃了七七八八,其他人还在聊天的时候霍佳表示要走。

  “有时间再聚吧,我先去魔窟看看,应龙那边一定着急上火了。”

  “我跟你一块走。”辛泽剑站了起来,“你是为了帮我才堆积了这些工作。”

  “我也去!我也去!”

  辛泽剑把范晓玲按回座位:“你还有好多法术没学会吧,等你出师后再说吧。”

  白奕言的遭遇对辛泽剑的影响很深,所以他不想再让范晓玲参与战斗了。

  “他说的没错,你离出师还有一段距离。”云寒露应道,“战斗不是游戏,所以我才一直反对让女人和废物上战场。”

  “这位大姐好像一直没把自己当成女人。”

  云寒露瞪了这句话的主人一眼,王文志又回到桌子下面去了。

  见老师也反对,范晓玲就不再争了。

  “我也去凑凑热闹,你没意见吧?”王文志请示老婆大人。

  “早去早回。”

  “好嘞!”得到首肯后,王文志蹿了起来。

  他带着冥月走到门口时,纪淑灵在王文志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如果再玩失踪,这个月你就自己睡吧。”

  王文志立刻吵吵着不想去了,但还是被辛泽剑给拖走了。

  因为这俩人的手机一直没电,辛泽剑扔给他们一人一个充电宝,都是应急用的,平时塞在天罗奕局里。

  “言言不去吗?”

  “我负责战前支援,很少参与战斗。”

  “小子们都走了,咱去泡澡吧。”云寒露的口气像是在下命令。

  “好啊好啊。”

  “我没意见。”

  “你们俩呢?”

  “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养生馆。”纪淑灵这么说自然是同意了。

  “我还有很多工作没处理完。”唯一拒绝的人是白奕言。

  “能有什么要紧事?”云寒露说,“正好我也很闲,一会去给你帮忙好了。”

  白奕言也不再拒绝,以云寒露的能力,她要真想帮忙那些工作都是举手之劳。

  何梦恬没有作声,范晓玲抱着她的手臂:“走吧,梦恬。”

  “嗯。”何梦恬抵挡不住那双清澈眼神,点头答应了。

  其他都走到门口了嫽霜颜还在走神,云寒露从来不问嫽霜颜的意见,所以就私自替她决定了。

  “这是,去哪?”嫽霜颜莫名其妙的被范晓玲拉起来,被推着离开了饭店。

  来到纪淑灵所说的女子养生会馆,云寒露说“原来就是这儿啊”,递去一张VIP卡,还说自己是这里的常客。

  一直被拉到更衣室,看到其他女孩开始脱衣服后,嫽霜颜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

  “算、算了吧?”

  “我请客,不要不给面子。”云寒露从后面抱住霜颜,作为帮凶的张瑾和范晓玲笑着脱她的衣服。

  嫽霜颜奋起反抗,这三人还真奈何不了她,最后何梦恬出面,把她的衣服都置换了下来。

  “这里都是女人,有什么可怕的?”见嫽霜颜一脸委屈的抱着浴巾,云寒露忍不住说了一句。

  “可、可是。”

  自从被植入魅魔的心脏后,张瑾是一天比一天水灵,身材曲线也越来越优美,但云寒露脱光衣服后,深深的刺伤了张瑾的心。

  “好伤自尊…不可战胜的对手啊。”

  “我已经习惯了…”范晓玲深表赞同。

  “云姐,你的身材是怎么保持的?”

  “不知道,我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架,很少做其他的事。”云寒露没心没肺的围着浴巾。

  “呜呜呜,更伤自尊了…”

  “同感…”

  一群人把嫽霜颜连拉带拖的弄到洗浴区,把她扔进池子后抢走了浴巾,嫽霜颜只能红着脸坐在浴池中,水面上只露着半张脸。

  女生们相互讨论着对方的身材,时不时发出嘻哈的打闹声。

  范晓玲似乎想问白奕言些什么,突然被张瑾拖入水中,两个人打闹起来。好在这个浴池没有其他的客人。

  “要知道她们这么能闹,就去游泳馆了。”云寒露说。

  “那、那现在就走吧。”嫽霜颜可怜巴巴的说,她从进入浴池后就一直保持着双手抱胸的姿势。

  “不急。”

  听到这俩字,将半张脸埋入水中的嫽霜颜郁闷的吐着泡泡。

  白奕言突然站了起来,她看到云寒露不以为然的笑容后舒了口气。

  十秒钟后,天花板出现了裂纹,由于吊顶的缘故,没有墙灰落下。

  一个沉重的躯体带着天花板的碎块落入浴池中,溅起巨大的水花,那个身躯在升腾的水蒸气的伴随下站起身来。

  那是一头直立行走的无翼恶魔,它在女生的尖叫声中锁定了何梦恬的位置。

  浑身蓝紫色鳞片的恶魔向何梦恬抓去,没太当回事的何梦恬想要发动置换,但她却脸色煞白的发现能力失效了。

  白奕言抱住何梦恬,将她拖离恶魔的爪子。

  恶魔正要追赶,正好看见范晓玲拉着张瑾跑开的一幕,张瑾身上的同类气息使它愣了一下。

  就这么一愣的功夫,水化为一条长长的绳索,将恶魔五花大绑的摁在浴池底部,纵使它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别把水弄干啊。”

  浴池里已经一滴水都没有了。

  “对、对不起。”嫽霜颜狼狈的捂着关键部位。

  “妈的,废物,连几个女人都搞不定!”入口处走来十多个人,领头的男子抓着一柄两米多长的武士刀,训斥着被水流束缚住的恶魔。

  “啊啊。 狈断?岷驼盆?耪诺亩愕街?雍竺。

  嫽霜颜也因为异性的出现乱了方寸,致使恶魔逃了出来,她脸颊通红的蹲在地上,索性什么也不管了。倒是纪淑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她的能力也失效了,什么忙都帮不上。

  白奕言切换到天将形态,她身后出现了宽大的折扇面,其中飘出由竹叶构成的弹幕将浴池中的恶魔绞成残渣。

  “滚开,女人!我们的目标只有破界者,如果你一定要多管闲事,我也不介意尝尝东方神使的血。”

  “你们为什么要找我?”何梦恬走过来时将一条浴巾盖在嫽霜颜身上。

  “我在路上会好好回答你的。”男子一挥手,其他人从两侧包抄上来,他们以半圆形包围了洗浴区。

  云寒露还坐在干涸的浴池中,她甚至都懒得看对方一眼:“打扰我的代价是很沉重的,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又一个装模作样的女人,上,除破界者外不要留活口。”

  手下们撑破衣服和人皮,化身为各种各样的恶魔,如果不是洗浴区够大,还真装不下这些大块头。

  “看到了吗?”云寒露终于站起来,她赤身面对着恶魔们,“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人,有什么可害羞的,你会介意一只蚊子参观身体吗?”

  话虽是这么说,但范晓玲、张瑾和嫽霜颜还是老样子。

  “小白,你保护好她。”云寒露指的是何梦恬。

  白奕言知道何梦恬的能力被屏蔽住了,于是将她挡在身前。

  恶魔一拥而上,首当其冲的云寒露最先被围攻,这一交手才知道,竟然全是第二阶层的恶魔。

  云寒露抱住最先攻来的恶魔爪,利用翻身产生的力道将那只爪掰了下来,她抱着那巨大的爪子,当成武器在恶魔群中游走。虽然不是趁手的兵器,依然杀的恶魔们鬼哭狼嚎。

  “废物!你们去抓破界者!”恶魔的首领抽出武士刀向云寒露斩来,后者以恶魔爪挡住这一刀。

  云寒露眉头一皱,竟然是一只伯爵级的恶魔。

  恶魔们围上来时,相差了一个阶层的白奕言根本招架不。??战?蚊翁裢葡蛞槐呔捅灰蛔ε脑诘厣。

  直奔目标的恶魔们没在白奕言身上浪费时间,它们用带着钩刺的脚爪从她身上踩过。

  嫽霜颜咬着嘴唇站了起来,也顾不上羞耻感了,她将何梦恬护在身后,双手化为龙爪,用格斗的方式将一只只恶魔拆碎。

  武士刀的威力让云寒露苦不堪言,她手中的恶魔爪早就被切成两段,那一刀甚至差点将云寒露开膛破肚,她腹部还挂着那道骇人的伤口。

  “老师!”范晓玲刚才拉着张瑾绕开恶魔回到更衣室,心急如焚的她来不及穿衣服,只抓了两把灵符就跑了回来。

  她将左手的灵符洒了出去,云寒露一招手,灵符随即向她飞来。这个动作在对手看来也是个不大不小的破绽,他一刀在云寒露的胯部留下一道近十厘米深的伤口。

  云寒露拉开距离,灵符以绷带的形式缠绕着身躯,很快她完成了灵符装。

  双刀迎上武士刀引起巨大的风压,在一旁交战的嫽霜颜和恶魔都受到影响,被吹的站立不稳。

  以云寒露和伯爵级恶魔为中心,一道道刀气不受控制的飞散着,将建筑切的惨不忍睹。

  “带她们走!”云寒露费力的吼出这句话。

  嫽霜颜顾不了那么多了,刀气的飞行方式非常不规则,随便哪道都有可能致范晓玲她们于死地,所以她化为白龙,建筑被撑爆了,嫽霜颜卷起何梦恬等人垂直的冲天飞去。

  在闹市中飞行的白龙把路人都看傻了。

  范晓玲见到白奕言的样子当场就哭了出来,她大多数的骨头都断掉了,五官一同在流血。

  “我没事,是我太没用了…”

  “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们了。”何梦恬脸上一片阴翳之色。

  “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白龙回头问,“你现在的能力恢复了吗?”

  “是。”何梦恬试了一下,能力果然恢复了,刚才那个地方很可能布置了结界。

  “你带她们去安全的地方,我去帮云前辈。”

  正说着,一群带有翅膀的恶魔追了上来。

  何梦恬也顾不得众人都没穿衣服了,打算将所有人都置换走,手却被白奕言握住了。

  “把我留下来。”

  白奕言的身上散发出旋风般的灵力,伤口快速愈合的同时白泽战衣也开始修复,并变得更为华美。

  “白将军,你通过白泽的考验了?”

  “想通了一些事。”白奕言看着前方的风景,“还好白泽说,我觉悟的并不晚。”

  “你去帮云天师吧,”白奕言跳下龙背,站在空中等着那群恶魔临近,“总有我能做到的事。”

  范晓玲拉下头发的束带,喷涌而出的灵力几乎与白奕言当仁不让让,她命另一叠符纸化为灵符装和双刀。

  “玲爷!”看见范晓玲如蝴蝶一般轻舞着跳下龙背,张瑾着急的大喊。

  “没关系,她也想清楚了一些事。”白龙的语气有些释怀,“你们快走吧。”

  范晓玲的背影让何梦恬有些失神,那单薄纤细的身体却是如此坚定,那枚曾令自己心神激荡的钻戒正在她手上闪闪发光。

  何梦恬温柔的笑了起来,带着纪淑灵和张瑾消失了。

  白龙在回旋转身,向着养生会馆一头扎头。

  白奕言调整着呼吸,风、水、云、电、绿色光点形态的生气,还有更多不知名的能量一一向她身前汇集,形成了如梦似幻的光之海。

  随手臂挥舞的宽大衣袖就像姗然起舞的蝴蝶翅膀,范晓玲手持双刀落到白奕言身旁。

  “你来了,晓玲。”

  “在别人的背后站的太久了,直到现在也是站在你身后。”

  “没有我,你也能站在这里。”

  “但要比现在晚很多。”

  恶魔们越来越近,白奕言抬起一只手,森罗万象的力量在空中形成如海啸的威压,恶魔们的动作因此迟缓了下来。

  “风的声音,真美。”范晓玲侧耳聆听着,她闭着双眼冲入恶魔群中,双刀像蝴蝶翼般舞动着,空中绽放出一朵朵璀璨的血色之花。

  “是。?婷。”白奕言的手落下,森罗万象的光之海将天空都遮盖住。

  云寒露和伯爵级恶魔的单挑还在继续。

  “你这个人类,绝对不合常理!”保持着人形态的恶魔疯狂的和云寒露对斩着,“你为什么能跟我抗衡。俊包br />
  “在我看来,恶魔这种生物活着才不合常理。”

  云寒露的身上遍布着横七竖八的伤口,看上去如此的惨烈。原本她和恶魔是势均力敌的,但对方毕竟是一头恶魔,伤势、体力和魔力的恢复能力绝非她这个人类能比拟。

  由于立身之本是法术版奇门遁甲中的“门”,所以云寒露在战斗方面走的一直是冷兵器的套路,以弥补攻击法术的不足。

  然而人类的持久力一直是她最大的硬伤,她根本不可能耗得过与自己同等级的恶魔和天使。

  远处的一座高楼,一个戴着兜帽的人正打算迈步向前,去帮助落入下风的云寒露。

  “不行呦。”岚符夏出现在他对面。

  “毁灭公爵。”

  “下位者的战争,就应该让下位者自己去解决。”岚符夏的嘴角勾勒出夸张的弧度,“如果朱子语先生执意要插手,我也只好介入了哦…以毁灭公爵的身份。”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谁知道呢?”岚符夏摊着手,“恶魔本来就是不可理喻的生物。”

  “可你好像不知道,人类才是最不可理喻的。”朱子语后退了两步,逐渐消失在空气中。

  “呵呵。”看着正在奋战的云寒露,岚符夏眼中全是笑意,“你有弱点而我没有,这就是你和我最大的不同,所以最后的赢家也就不言而喻了。”

  岚符夏对着远方的恶魔轻轻一点:“我当然不会让你的弱点,在还未落到我手中时就挂掉。”

  和在云寒露对拼的恶魔心脏处传来痛苦,他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变慢了几个节拍。心慌的恶魔不知道自己为何开罪了毁灭公爵,以至于他要亲手杀掉自己。

  但他已经来不及思考了,云寒露的双刀毫不留情的在他身上切过。

  到头来,这只恶魔还没展露原形就被云寒露捅穿了心脏。

  “大人!”恶魔临死前仰天大喊,“破…”

  破界者,这个词还没有喊出来,恶魔就化作比烟花还寂寞的光点,在落到地面前就消失不见了。

  “破你妹啊。”高楼上的岚符夏轻笑着转身,身形也淡化在空气中。

  云寒露拄着双刀半跪在地上,鲜血顺着刀锋流淌至伤痕累累的地面,她不明白为什么对手占了这么大的优势,却卖出如此致命的弱点。

  “云前辈!”嫽霜颜从天而落,她扶住摇摇欲坠的云寒露。

  “没事了。”

  几分钟后,范晓玲和白奕言也来到这里。

  “对不起,”云寒露看着她们,“如果在发现危险的那一刻就做出对策,是不会落得如此地步的,全都是因为我的自大。”

  “不全是你的责任。”白奕言平视着她,“我们在心理方面,或多或少都存着一些隐患,虽然拥有了世人所仰望的力量,却没将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上。”

  “老师。”范晓玲扑到云寒露怀里。

  “你还真是,长大了啊。”云寒露说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范晓玲将发带递过去,想让云寒露帮她系上。

  “不用了,”云寒露抚摸着她的头发,“还没发现吗?你已经出师了。”

  范晓玲用灵力探查着身体,一点不堪重负的感觉都没有。

  “真、真的是这样…我终于能像老师一样了!”

  “不,我希望你不要变得和我一样,如果你只是云寒露的复制品,那只能说明我是一个失败的老师。”

  她看着天空,放佛朝思暮想的人就在那里。

  “云寒露,有一个就够了。”

  
(提示:可按← →键翻页) 上一章节 回天将之歌书目 下一章节
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