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

字号:

第十一章 进山找人

  从云海林场到老林子有一百多公里,沿途要翻越八座山谷,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边缘。

  凌子凯问要不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苏果尔摆了摆手,不屑的说:“大山就是我们杜伦克人的家,你说到了家里,还需要准备什么呢?”

  博尔大爷看了看凌子凯的身上,进屋取出了一套半新的猎装,让他换上。凌子凯看了看,都是用狍子皮做的,包括皮衣,皮裤,皮靴等。凌子凯穿在身上,大小倒也合适,只是现在是秋季,有些闷热感。

  此外,博尔大爷给凌子凯准备了几只皮囊,里面装了些干粮,奶酒什么的。又问他还需要什么。凌子凯看了看苏果尔肩上的猎枪,倒是有些羡慕,只是一来不会用,二来没有持枪证,只能打消了这念头。只是要了一把匕首,带在身上防身。

  临进山之时,苏果尔带来了两匹骏马和三只猎犬。

  凌子凯见其中一匹正是自己先前骑过的枣红马,显然还认得自己,远远的见了他之后,扬蹄欢嘶了一声。

  凌子凯刚朝着枣红马走过去,苏果尔拦住了他,嚷道:“喂,这是我的坐骑,你的是那匹!”

  凌子凯看了看另外那匹黑色的马匹,虽然比不上枣红马高大,但长得膘肥体壮,油光水滑,也还不错,只是见苏果尔语气生硬,屡屡的跟自己过不去,心中不由得有些着脑,当下站在原地不动。

  苏果尔走到枣红马跟前,刚刚抓住缰绳,确见枣红马扬起头,挣扎着发出了一声长嘶,竟然不愿意让他上马。

  苏果尔愣了一下,拉紧缰绳,强行翻上了马背。但枣红马在原地打了个圈后,突然扬起后蹄。猝不及防之中,苏果尔一下子被掀下马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妈的,怎么回事?”

  见从小跟自己长大的马儿犯了邪似的竟然不肯让自己上马,苏果尔有些发愣,转目见凌子凯在一旁偷偷地暗笑,不由得恼怒起来,扬起手中马鞭往枣红马是的臀部抽了过去。

  枣红马负痛之下也爆起性子,竟扬起后蹄踢向苏果尔。

  苏果尔闪身避开后,又扬起马鞭。

  但就在这时,博尔大爷大声喝道:“住手!苏果尔,你个小兔崽子,冲马儿发什么邪!”

  苏果尔有些委屈的说:“爷爷,这马儿在向我耍性子呢!”

  “马儿耍性子,你也耍性子。 包br>
  博尔大爷不满的瞪了眼苏果尔。随后眯起眼看着枣红马,心中也有些迷惑。虽然知道这马儿性子野,可对自家人还是很驯服的,今儿个是怎么回事了?

  却见凌子凯笑了一下,说:“要不让我来试试?”

  也不管苏果尔答不答应,径直走了上去。

  然后,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那枣红马见凌子凯走来,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低头嘶磨着他的身子,就像面对着主人似的,显得十分亲热,把博尔大爷爷孙俩惊得瞠目结舌,不知道凌子凯施了什么魔法。

  见枣红马跟定了凌子凯,苏果尔有些郁闷,这可是他最心爱的坐骑,不知犯错了哪根筋,竟然背叛了自己。

  无奈之下,他只得牵上了另外那匹黑马。

  博尔大爷领着二人来到了离撮罗子百多米距离的一处山腰上,在一棵老桦树上刮去了一大片树皮,而后用一块木炭在刮去了树皮的白色树干上画了一个长眉长胡子的老人脸庞,看起来惟妙惟肖。

  只见博尔大爷跪了下来,苏果尔紧跟着跪在后面。

  回头见凌子凯依然站着不动,博尔大爷说道:“孩子,进山前祭拜祖神是千百年来传下来的规矩!”

  苏果尔不满的吭了一声:“还不快点跪下了拜祭祖神,连这个规矩也不懂,还想进山!”

  凌子凯在心里低咕道:“要你说。?献踊故亲嫔竦氖拐呷??兀≈皇撬姹阍谑魃匣?龈鋈肆尘途涂梢约腊萘,这对祖神也太不尊敬了点吧!”

  他却不知道,对于大山里的人,尤其是少数民族来说,祖神是无处不在的,任何树木花草,飞禽走兽都可能是祖神的化身,用来祭拜。

  见博尔大爷神色严肃,凌子凯不敢怠慢,忙跪了下来。只见博尔大爷嘴里念叨着当地的土话,每念叨几句后就拜一下,苏果尔也跟着拜一下。

  凌子凯在旁边听的糊里糊涂的,完全不知道他在念什么。但隐约中感到身子周围的空间中有一丝很微弱的能量在波动着,钻进了那桦树的树干中,似乎被它吸收了,不由得心中一动,难道说这桦树真的是祖神的化身不成?

  博尔大爷跪了好长时间才站了起来,说道:“孩子们出发吧,祖神会保佑你们平安回来的!”

  二人闻言忙站了起来,翻身上了马背。苏果尔嘴里打了口哨,他带来的那三只黑色的猎犬听到哨声后,率先往山岭外跑去。

  苏果尔以前去过老林子,对路线十分熟悉,走了一阵子,便己出了云海林。?懊娉鱿至艘桓龃笙抗。

  苏果尔停住了马,待凌子凯上来后,指着前方的峡谷说道:“前面有两条道路可走,一条是顺着峡谷往外走,沿兴安岭的山脚边缘绕道兴安大草原,可到达老林子,路途平坦,沿途风景也不错,只是路程远一些,大概要到明天傍晚才能到。”

  “另一条路则是顺着峡谷往里边走,翻过前面那道野猪岭后,有一条以前留下来的伐木通道直通老林子,只是山道崎岖,还有野兽出没,有一定的危险,不过路程要近很多,用不到明天中午就可以到达,可以直接进入老林子。”

  “你说咱们走哪一条路呢?”

  “走山道!”

  凌子凯毫不犹豫的说道,能够以最短的时间赶到老林子当然是最好的选择,至于说什么危险不危险,凌子凯根本没有考虑。

  苏果尔看了一眼凌子凯,说了声“好”然后策马往峡谷内走去。

  凌子凯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狡意,不由皱了一下眉头,虽然敢肯定对方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歹意,但还是多了个心眼,用意识跟枣红马交流了一下,吩咐它跟着前面的苏果尔走,自己悄悄地将心神沉入脑海中。

  随即,在凌子凯的脑海中出现了林区的画面,他的意识越过苏果尔,往前进的方向延伸而去。

  前面的峡谷两边的山势并不是很高,纵深有七八里,两边也都是人造林,虽然看上去郁郁葱葱的,但并没有大森林的那种磅礴苍茫的气势。而且,给人的感觉中似乎缺少了一些东西,至于到底缺了什么,凌子凯一时间也感受不出来,也没有去多想,意识继续往前延伸。

  到了峡谷的尽头,却见一道山梁突兀的拦在了前面,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似的,硬生生的将峡谷给切断了。山梁不高,但十分险峻,灌木丛生,几乎无路可走。

  当意识翻过山梁后,整个画面豁然不由一亮。只见山梁的背后,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汹涌澎湃,雄伟壮丽。山林之中的树木种类很多,既有俏挺的白桦树,又有直耸的落叶松,中间还夹杂着云杉,山杨,蒙古栎,等等。

  此时已是夏秋交接之季,树叶的颜色各不相同,红.黄.青.绿.白等各色相交,形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图画,令一下子感到心旷神怡。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次生林吧!也就是最初的原始森林遭到破坏后,再次自然生长繁衍所形成的天然植物群落,是大自然生命体的一种自我修复。

  当凌子凯的意识进入林区和,一种与云海林场截然不同的气息融入了他的脑海。

  在这一刻,脑海中的意识变得更为清晰,所感受到的画面不再是单纯的图像,而是变得生动起来。换句话来说,如果以前在他的意识中呈现的只是一幅平静的画面,那么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电视屏幕,不但能够看清楚里面的物体,而且还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在林海的呼啸声中,他听到了鸟儿的欢鸣声,麋鹿奔跑时的飞蹄声,孤狼的嚎叫声,甚至于枯枝的折断声,松果的落地声都能察觉到。

  就在凌子凯整个人都出于兴奋的时候,他的意识突然停止不前了,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行。

  这难道是自己意识能够延伸到的极限距离了吗?他暗暗估算了一下,直线距离应该有二三十公里左右。如果以此为半径的话,那么就是说方圆五十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自己都能够用意识探测到。

  凌子凯明白了自己的祖神意识的能力后,心中大喜。等明天进入老林子后,只要不停地用意识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查探,哪怕老林子再大,总能发现杜鹃的踪迹吧。

  随即,凌子凯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意识能够使用多少时间?

  他知道在脑海中保持这中图像的时间跟延伸的范围一样也是有限制的,就跟当初在云海林场第一次使用意识时那样,时间到了,整个画面就会消失。只是自己这次的意识明显强大了许多,延伸范围扩大了,时间应该也会增长吧!

  

  
(提示:可按← →键翻页) 上一章节 回森林开发商书目 下一章节
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